客服热线:15314121619 服务时间:(9:00-22:00)
广告

“商界木兰”的一场骗局到底圈住多少金融机构?

摘要: (原标题:中信建投曾给"商界木兰"融资?公司紧急澄清!一场骗局到底"网"住多少金融机构?多家信托公司相关)

(原标题:中信建投曾给"商界木兰"融资?公司紧急澄清!一场骗局到底"网"住多少金融机构?多家信托公司相关)


承兴国际实控人罗静阴涉嫌欺诈被捕一事,是近期资本市场的“黑天鹅事件事件”。

诺亚财富踩雷承兴国际一事,成为近期资本市场连环踩雷的导火索,多家金融机构深陷其中,更有非银机构遭遇声誉风险而紧急澄清。

此次卷入诺亚踩雷风波的包含多家信托公司,云南信托方面已经报警,目前正在等待警方调查结果。

中信建投证券因在2015年罗静收购弈达国际事项中向其提供了7亿融资,近日被舆论多有猜测。10日晚间,中信建投紧急澄清,称中信建投国际当年为China Base GroupLimited提供了约7亿港元收购融资额度,实际使用约5亿港元。目前,China Base GroupLimited的收购融资已于2016年全部还清,目前与中信建投国际无存续的融资业务及其他业务。

黑天鹅事件对资本市场造成影响。诺亚财富美股股价从8日起持续下跌,当天跌幅就超20%,10日开盘不足两小时,下跌3.56%,8日至今跌幅达24.89%;中信建投A股、港股股价表现相对稳定;承兴国际控股股价5日当天大跌80%,近几日接连阴跌,至10日共计股价下跌87.36%,报收0.58港币一股。

中信建投紧急澄清

随着承兴国际控股和博信股份实际控制人被捕,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已经“网”住了多家金融机构。数家券商受到承兴国际实际控制人罗静被捕一事的波及,除了真金白银损失,还有机构遭遇声誉风险。

遭遇声誉风险的机构是中信建投。近两日,多家自媒体发布文章起底承兴国际创始人罗静,从1996年创办承兴国际,初期毫无起色,至2015年收购弈达国际后,走上“发达”之路。而中信建投证券在罗静2015年发起的收购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向其提供7亿元融资。

当年,罗静通过一家注册在英属处女群岛的公司宣布收购香港上市公司奕达国际(2662,HK)74.35.%的股权,每股0.7435港元,总价5.35亿港元。

在当年China Base GroupLimited购买弈达国际股权的《联合公告》中显示,中信建投国际担任这起收购的财务顾问之一,同时在这起收购中还担任债权人的角色。罗静从中信建投证券贷款融资合计约7亿港元。与之相对应的是,罗静最初为这起收购只支付了2000万港元作为定金。

收购奕达国际后,该公司改名承兴国际,后者成功借壳上市。中信建投为何要为罗静这起交易融资7亿?现在这笔融资还清了吗?

10日晚间,中信建投紧急发布澄清公告称,2015年,中信建投国际为China Base Group Limited担任收购方财务顾问,收购香港上市公司Fittec(奕达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该笔交易于2016年完成。

中信建投国际为China Base GroupLimited提供了约7亿港元收购融资额度,实际使用约5亿港元;China Base GroupLimited向中信建投国际提供了股权及约2亿港元现金作为抵押品。

China Base GroupLimited的收购融资已于2016年全部还清,目前与中信建投国际无存续的融资业务及其他业务。

这些信托公司啥情况?

据了解,此次被卷入诺亚踩雷风波的包含多家信托公司,比如云南信托、光大信托、陕国投和中江信托。

资料显示,云南信托此前在2018年8月3日发售一款云涌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规模5000万元,期限12个月,截至目前还未到期。

据了解,该信托计划的资金主要是用于购买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电商龙头(包括但不限于京东、苏宁等)作为付款方的应收账款,购买价格按照应收账款金额的80%计算,信托存续期内可以循环购买基础应收账款。

在信托计划中,第一还款来源是苏宁易购的还款资金用于抵扣回购价款;第二还款来源是承兴国际的实控人,也是该项目的担保人罗静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若广州承兴的回购资金不足以覆盖信托本金及融资成本,则由罗静还款。

“云南信托也已经报警,并同步进行保全资产,目前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云南信托相关人士表示。

中国信登信息显示,涉及广州承兴的信托产品涉及4个,包括3个光大信托产品和1个陕国投产品,光大信托产品为:“光大信托-广州承兴39号应收账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光大信托-广州承兴37号应收账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光大信托-广州承兴34号应收账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首次登记日期为2018年3月至4月,存续期限分别为17.8个月、5.9个月和6个月。

而陕国投则有一个“陕国投·国盛资管广州承兴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公示日期为2017年12月4日,存续期24个月,即该产品尚未到期。

不过,据了解,该产品为陕国投的一个通道产品,金额约1000万,目前资金方拟提前结束该产品。

而中江信托 “金鹤128号苏宁云商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曾为广州承兴融资2亿元,还款来源亦是广州承兴对苏宁云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应收债权,不过这项信托计划在2017年已经到期,因此免于被诺亚踩雷波及。

诺亚财富踩雷事件成为导火索

诺亚财富踩雷承兴国际被曝光一事,使得承兴国际实控人诈骗风波备受市场关注。诺亚财富8日开盘前公告,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Camsing International Holding Limited)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34亿元人民币。

承兴国际控股和博信股份的实际控制人罗静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中国警方刑事拘留。据公开信息,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公告称,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7月5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罗静亦是承兴国际创始人,而姜绍阳则是承兴国际的高管。

有消息称,罗静以大量应收账款向金融机构质押,发行信托产品融资,但目前资金链断裂,被金融机构以经济诈骗案报案抓捕。

从财务指标来看,承兴国际2018年中报的净资产规模仅为5.1亿元,而博信股份的净资产仅为三千多万。显然,要想应对34亿的资金规模还是存在一定难度。

目前,不仅诺亚财富受到波及,包括云南信托、湘财证券等多家金融机构或许也被拖累。诺亚财富美股从8日起持续下跌,10日开盘不足两小时,得服3.56%,8日至今跌幅达24.89%。中信建投A股及港股表现较为稳定。

7月5日当天,博信股份股价下跌9.97%,不过近几日股价回升,至10日收盘,近日涨幅达5.57%;承兴国际控股股价5日当天大跌80%,近几日接连阴跌,至10日共计股价下跌87.36%,报收0.58港币。

免责声明: 悟空股配网 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此文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承担任何责任。部分内容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图表及数据)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如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更多【理财返利】相关文章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